暗恋桃花源订票上海海报剧照

暗恋桃花源订票上海正片

暗恋桃花源订票上海

  • 林青霞 李立群 金士杰 丁乃筝 顾宝明 焦阳 
  • 赖声川 

  • 爱情 

    中国台湾 

    汉语普通话 

  • 107分钟

    1992 

@《暗恋桃花源订票上海》相关问题

话剧“暗恋桃花源”的结局是什么?

暗恋剧组和桃花源的剧组因为时间和场地的原因在同一个舞台上去排练而上演了一悲一喜的自然结合。可最后暗恋剧组把场地让给了桃花源的剧组先来排练,等桃花源剧组排练完之后暗恋剧组刚要上场却又被告知没时间排练了,场地要结束今天的工作了。其中,那个寻找刘子骥的那个女人并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那只是代表着一个符号,一个寻找的符号!



暗恋桃花源是什么内容

云之凡 好安静的上海呀!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安静的上海。好像整个上海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刚才那场雨下得真舒服,空气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滨柳,你看,那水里的灯,好像…… 江滨柳 好像梦中的景象。 云之凡 好像一切都停止了。 江滨柳 一切是都停止了。这夜晚停止了,那月亮停止了,那街灯,这个秋千,你和我,一切都停止了。 云之凡 天气真的变凉了。(滨柳将外衣披在云之凡身上)滨柳,回昆明以后,会不会写信给我? 江滨柳 我已经写好了一叠信给你。 云之凡 真的? 江滨柳 而且,还算好了时间。我直接寄回你昆明老家,一天寄一封,明天你坐船,十天之后,你到了昆明,一进家门,刚好收到我的第一封信。接下来,你每一天都会收到我的一封信。 云之凡 我才不相信,你这人会想这么多! 江滨柳 (从云之凡身上外衣口袋里拿出信)所以,还没有寄。 云之凡 我就知道。 江滨柳 (将信交给云之凡)这样,你就确定可以收到了。 云之凡 (走动,江滨柳跟随)有时候我在想,你在昆明呆了三年,又是在联大念的书,真是不可思议,我们同校三年,我怎么会没见过你呢?或许,我们曾经在路上擦肩而过,可是我们居然在昆明不认识,跑到上海才认识。这么大的上海,要碰到还真不容易呢!如果,我们在上海也不认识的话,那不晓得会怎么样,呵。 江滨柳 不会,我们在上海一定会认识! 云之凡 这么肯定? 江滨柳 当然!我没有办法想象,如果我们在上海不认识,那生活会变得多么空虚。好,就算我们在上海不认识,我们隔了十年,我们在……汉口也会认识;就算我们在汉口也不认识,那么我们隔了三十,甚至四十年,我们在……在海外也会认识。我们一定会认识。 云之凡 可是那样的话,我们都老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江滨柳 (握云之凡的手)老了,也很美呀! 云之凡 (两人一起看表)晚了,我要回去了。(去手提袋拿围巾,跑过来,指布景)滨柳,你看,那颗星星!(将围巾围在滨柳脖子上) 江滨柳 你这是…… 云之凡 我今天到南京路,看到这条围巾,就想你围起来一定很好看。 江滨柳 你别管钱嘛!你看,多好看!等我回到昆明以后,这里天就要变凉了,你要常常围哟!我还帮我妈买了两块衣料。这次,是我们家抗战以来第一次大团圆。我重庆的大哥、大嫂也要回来。滨柳,你知不知道,昆明一到过年, 每一家满屋子都铺满了松针……那种味道,才真正地叫过年。 江滨柳 回家真好哇! 云之凡 你怎么了,又想家了?总有一天你会回到东北去的。东北又不是永远这个样子。 江滨柳 东北不是说你想回去就可以坐火车回得去的。 云之凡 总有一天你可以回到东北过年嘛!(江滨柳伤感地往一边走,云之凡随后安慰他)战争已经过去了,这年头,能够保得住性命已经不容易了。有些事情不能再想了。 江滨柳 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忘就忘得掉的。 云之凡 可是你一定要忘记呀!你看我们周围的人,哪一个不是千疮百孔的? 江滨柳 (激动)有些画面,有些情景你这一辈子也忘不掉的。 云之凡 可是你一定要忘记,你一定要学着去忘记呀! 江滨柳 好,就像这段时间我们两个在一起,你说我会忘得掉吗? 云之凡 哎哟,我又不是让你忘掉我们之间。我是说那些--不愉快的事:战争,逃难,死亡。你一定要忘记才能重新开始。滨柳,这些年我们也辛苦够了,一个新的秩序,一个新的中国就要来了。(看表)我真的要回去了。房东要锁门了。 江滨柳 之凡,(挽住之凡)再看一眼。 云之凡 (依偎滨柳)滨柳,我回昆明以后,你会做些什么? 江滨柳 等你回来。 云之凡 还有呢? 江滨柳 等你回来。 云之凡 然后呢? 〔暗恋组导演上台,副导演随后。导演在两人面前徘徊〕 导 演 不是这种感觉。(对两人说戏)我记得当时呀,不是这个样子。